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2006-12-01 04:00:00|  分类: 鸿水:自娱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瑞丽博客之星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抄袭文章截图-1 抄袭文章截图-2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瑞丽博客之星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抄袭文章截图-1 抄袭文章截图-2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瑞丽博客之星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瑞丽博客之星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抄袭文章截图-1 抄袭文章截图-2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抄袭文章截图-1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抄袭文章截图-2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瑞丽博客之星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抄袭文章截图-1 抄袭文章截图-2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是稿费,还有人气、甚至名气,她不被选上了博客之星吗(见图)?该博客首页一直挂她的美好形象。对于这样的抄袭者,我要追索每篇不低于2000元赔偿,把这些钱用于救助失学儿童或者其他公益事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 公开曝光者为美女抄袭者,就是要以儆效尤。在这里,警告所有的抄袭者,抄袭是可耻的,是要被追究法律责任和公开曝光的。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我会陆续曝光那些抄袭者的丑陋嘴脸。不管你们以任何形式抄袭,只要有人举报,一经查实,全部曝光。 文未校对,见错必改 注:看到有朋友留言说,此人的博客照片也是抄袭,难道这个人就没有一点是真实的了吗?这个博客以及主人可是瑞丽博客所谓的博客之星哦。 瑞丽博客之星 瑞丽博客首页截图 博客之星的个人介绍 抄袭文章截图-1 抄袭文章截图-2 抄袭文章的点击率截图,署名:紫硕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博客之星的博客点击总数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鸿水文章频遭抄袭 - 鸿水 -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文鸿水 这篇文章揭批两个问题:一、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二、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踩痛乐坛》的评论文章,4个多月过去了,未见稿酬;《信息时报》刊发的不少评论文章,至今未见一张稿酬单。最值得表扬的《环球时报》,该报的编辑不但主动热情,而且文章一旦刊发,稿费一星期之内必到,要知道《环球时报》也是日报啊!而且,该报的稿费标准比其他所有报纸的都高很多。 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有些报纸的编辑竟然把我的评论掐头去尾或者把核心的部分摘出去,然后组织一下,就变成了自己的评论,有如此做法的媒体编辑有《齐鲁晚报》等。从来就没给过稿费的有《承德晚报》等不少地方晚报。有些网站煞有介事地注明:被转载的文章作者索要稿费请联系,结果,发出索要邮件之后,总是石沉大海,如解放网等。还有一批网站转发我的评论文章从来不署名,这样的网站大量存在,比如:北国网、qq、华商网等等。同样是媒体,这些编辑应该懂得起码的尊重吧,我没有向你们要稿费就已经很不错了,既然转载我的文章,为什么连署名权也给剥夺了呢?
 
抄袭者的博客题图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你们这帮可恶的罪魁祸首们,给你们刀子,自杀去吧,上帝在召唤你们——这帮“逼良为娼”的垃圾媒体! 第二个问题:深刻揭批“文抄公”的丑陋行径,并公开曝光一美女抄袭者,以儆效尤。 首先要说的是,一些著名网站、博客等首页,如凤凰网头条、搜狐网首页、瑞丽博客、天涯等等,都有出现了我的文章,但作者并不是我,所有的转载均未注明转载、根本连我的名字也没有。我给一朋友说:我的文章最近被抄袭的很严重。朋友说:谁叫你是名人。有人甚至对我说:这说明你火啊。晕,我有那么大名气吗?我有那么火吗?这难道就是抄袭者的理由吗?谬论!还有谬论称:因为你写得好才抄你的。难道,你看别人不顺眼你就可以把别人杀掉吗?还不受到法律制裁吗?没那道理。 29日,我从搜狐博客首页看到:《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一看到这个标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因为之前我曾撰写了《上床,现代青年男女的主流沟通方式》,这是我“情感批判书系列”文章中的第一篇。于是点击进去看看,一看是我的文章,但没有我的署名,文章来源写着:瑞丽女性。我就找到了瑞丽女性网,于是找到了抄袭者“紫硕”(见图),这篇文章题目、内容一字不差。发表时间是11月16日。而我的文章早在8月21日就发表在了新浪博客,之前发表在《中国女性》杂志。这位抄袭者是位美女,人长得挺可爱,还是瑞丽博客之星(见图),这样的小偷也能成为“星”,瑞丽博客真是有眼无珠。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见图),而我这一篇文章就为她带来了12000点击(见图)。后来我让搜狐博客的编辑把那个文章撤下来。好在搜狐博客的编辑申明大义,把文章撤了。该编辑还告诉我:给瑞丽博客写文章是要给稿费的。敢情这位抄袭者拿我的文章去赚稿费了。不仅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蚰鉺s="她的博客点击率为34038 iv> 再有в取T谡饫铮痶omDivRecommpa'topclassl feartgl'commendCondContent" id > clas7 fs0">历史上的今天推砿 z l feartgldendContent""ide f ratebart" id /div> > clas7 fs0">最近读者 > clas7 fs0">热度推砿 feartgldendContent" id ratebart" id > 蚰鉺s=ndContent" idns rebl 推adl里" href="#" _aTget=";鸿水" hanRfocu border:none;$_divRspanmypefeav&qu> 推f hadwrap$endContent" id="anRifrden maTginwidth="0" maTginhen st="0" jq 砽myp_ifrdenRe/div> > clas7 fs0"o/div> padding:0 0 0 10px;癷ne-hen st:30px;text-alspl:spanss=在LOFTER的更多嗫嘈 width:894%;overf笆:type=";RcommendC max-width:文誴x;maTgin:10px 0 10px 5px;panLike"lass=$_divRmord="te"en_frden$_width="894%" hen st="825"; 笆觮ran rerency hen st:40px;癷ne-hen st:40px;maTgin:15px 0 15px 0;border:1px solid #d5d5d5;backgr nbd:#ffffe1;text-alspl:spanss=ns reblogbtft rdct phidf笆at:le="d;hen st:20px;癷ne-hen st:20px;padding:10px 16px 10px 0;color:#d7854e;cursor:poi<;ec关闭 我要抢e="s推" ndens reblog> clas7 fs0">化评 > 蚰鉺s=ndConten" id="Rratebar" id="R砿晌end">推 < z llass="pratebar" idRratebar" iRratebar" RratebarRratebarR砿晌end">推 nb-inindensidRtextaTLEidden" jsdens" idthis.p={ m:2,ght" id="$_spanCb:2,ght" id="$_spanCloflPermalsnk:'',ght" id="$_spanCid:'fks_08706608008608806808409508306>20870;鸿680920870;3064082083',ght" id="$_spanCn在誘itle:'quot;0" sr',ght" id="$_spanCn在誂bstract:' \> jq \"tyle_keyword_ad_aTLE2\" 蝒nd">蚛"ariddalC"te"en \" 蝄>" idRght" id="$_\ommendContent;\" 蝄> \> \>"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ikeIco抄/quot"ft rdct phi\ommendContent;\" 蝄> \> \>ikeIco"f \> 8月21日窘遗礁鑫侍饴穑弧⒋超我辛辛苦苦胁恢Ц洞的只蛘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疲欢⒔遗拔桓龉钡某舐芯叮⒐毓庖幻琅模且灰再有в取"f \>ikeIco"fght" id="$_\ommendContent;\" 蝄>昊蛘叽罅客缑教遄匚恼录任薷宄暌膊皇鹈欢⒔遗拔某钡某舐芯叮⒐毓庖幻琅撸再有в取 先说第一个问题:传统媒体转载文章不支付稿酬或者大量网络媒体转载文章既无稿酬也不署名。 说起来有点悲哀,一段时间以来,我辛辛苦苦写出来的诸多文章频频遭遇抄袭,很多文章更是登上一些著名网站的头条,如搜狐、天涯、凤凰网等等。这些文章都是我的原创文章,很多已经被报纸、杂志刊发,仅我新浪博客的原创评论文章已经被近百余家报纸、杂志等转载,绝大多数的报纸、杂志编辑主动和我联系,并及时支付了稿酬。但有一部分的稿酬迟迟没有到到位。比如:《齐鲁晚报》7月27日刊登的《周杰伦 \> rate\> rate\>',ght" id="$_spanCn在誘ag:'',ght" id="$_spanCn在536:'n在誩="hidden" name="tag" value=""',ght" id="$_spanCisPublished:1,ght" id="$_spanCistop:false,ght" id="$_spanCinpu:0,ght" id="$_spanCmodifyTimu:0,ght" id="$_spanCpublishTimu:116491680e="",ght" id="$_spanCsplmalsnk:'n在誩="hidden" name="tag" value=""',ght" id="$_spanC=" t2 nbw:0,ght" id="$_spanCmainC" n2 nbw:0,ght" id="$_spanCrd=" <2 nbw:0,ght" id="$_spanCbsrk:-894,ght" id="$_spanCsublisherId:0,ght" id="$_spanCrd=" B在誋omu:false,ght" id="$_spanCcurrentRd=" B在:false,ght" id="$_spanCattach tsFileIds:[],ght" id="$_spanCvote:{},ght" id="$_spanCgr npInfo:{},ght" id="$_spanCfri <="hius:'none',ght" id="$_spanCf 影ow="hius:'unF 影ow',ght" id="$_spanCpubSucc:'',ght" id="$_spanCvisitorProvince:'',ght" id="$_spanCvisitor y:'',ght" id="$_spanCvisitorNewUser:false,ght" id="$_spanCpostAddInfo:{},ght" id="$_spanCmset:'942',ght" id="$_spanCm="t:'',ght" id="$_spanCsrk:-894,ght" id="$_spanCremindgoodnn stn在:false,ght" id="$_spanCisBlackVisitor:false,ght" id="$_spanCisclasY$_dAd:false,ght" id="$_spanChostIntro:'quot: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有到主编日崩立影评人论D化及时事专栏作家。钒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魄道被誉为“;&am杀手”、“第一偶像批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tag9年度“全国十佳;&am奖”。 \r\n',ght" id="$_spanChm="t:'1',ght" id="$_spanCselfRd=" B在2 nbw:'1',ght" id="$_spanCloflt;_tylgle:' a_hanRfocu ght" id= a_end">推lass nou652_aTget=";鸿水" hanRfocu 推硍d ad="l蜶e/=/6"${fn1(x.visitorNden)}&r=${visitor.imageUpday:Timu}" ght" id={else}ght" t"<&quoalt="${x.visitorNickdden|escape}" onerror推硍d ad="l蜶e/=/6"${fn1(x.visitorNden)}" ght" id={dif}ght" t"推cwd vddendthinRecom" idt" {if x.moveFrom=='wap'}ght" t"idt"推nou6lass52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推class="wap s="她的博縢ht" 推nou6lass52_aTget=";鸿水"d推class="ip;ane s="她的博縢ht" 推nou6lass52_aTget=";鸿水"d推class="android s="她的博縢ht" 推nou6lass52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推class="wap s="她的博縢ht" 推lass m2ERe2_aTget=";鸿水" hanRfocu 推 ad="l蝜ass52onerror推lass m2ERehref="00612" n在. 推i&lroclas5">${a.selfIntro|escape}{if gTLEt260}${su推acts z dendContent" <砿晌end">推mbga_spanR xta deom" idt"t"<砿晌end">推mbgais="她的博砍m蒭om" idt"t"推lass xta m2ERehref="#" _aTget=";鸿水" 推thinRec推lass m2ERehref="${f>()}${x.splmalsnk}/?蟖y:stB在">${fn(x.title,26)|escape}推las6nShowR过8月2日志的人潞推class="&nbsfce|&nbsf40">ght" id=t"推lass nou652_aTget=";鸿水" hanRfocu 推硍d ad="l蜶e/=/6"${fn1(x.rd=" 推cwd thinRecom" idt" t"推lass m2ERe_aTget=";鸿水" hanRfocu 0}ght"

"las6nS他们还howR了潞推rrb/d推class=s="#183cn0fix">&a_end">推lass m2ERe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y.rd=" om" id  记录潞推tbac">om" id{lis d as x}ght" t"推 feartgldeom" idt"t" om" idt"t"&砿晌end">推tn thinR 推las7 m2ERehref="${x.rdferB在536}">${x.rdferB在誘itle|escape}推tnr 推las7 m2ERehref="${x.rdferHomuPage}">${x.rdferUserNden|escape}推thinRec推lass m2ERehref="00612" n在. ${x.title|nRfault:""|escape}推thinRec推lass m2ERehref="00612" n在. ${x.title|nRfault:""|escape}推thinRec推lass m2ERe_aTget=";鸿水" href="${x.n在536|nRfault:""|escape}?rd=" ${x.n在誘ile|nRfault:""|escape}ght" i4}{bTLEk}{dif}om" idt"{if !!x}ght" " idRli蝒nd">推thinRclass="om" idt"" idRa_end">推m2ERe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fn1(x._itle,60)|escape}推laslas${fn2(x.publishTimu,'yyyy-MM-dd HH:mm:ss')}推thinR/d推lass m2ERehref="${f>()}${x.splmalsnk}/">${fn(x.title,26)|escape}推ilan class="pleft iblo章苨="她的博縢ht" om" id" i<砿晌end">推推m2ERe href="00612" /> 推irgn class="pleft iblo19s="她的博縢ht" om" id" i<砿晌end">推推m2ERehref="00612" /> 推al_Item class="&nbsfce|&nbsf40">ght" id= a_end">推lass nou652_aTget=";鸿水" hanRfocu 推硍d ad="l蜶e/=/6"${fn1(x.publisherUserdden)}&r=${visitor.imageUpday:Timu}" ght" id={else}ght" t"<&quoalt="${x.publisherNickdden|escape}" onerror推硍d ad="l蜶e/=/6"${fn1(x.publisherUserdden)}" ght" id={dif}ght" t"推cwd vddendthinRecom" idt" 推lass m2ERe _aTget=";鸿水" hanRfocu 推荐 al_inpu {if x.tnput=1} js-推ttlnonelas6 推有砿$som" ididdddddddddd推heav有" hanRfocu 推icoverdendght" om t" id="anRght"lend">推info/d推cmgdesc thinRec${heav癷nes._itle|escape}ndght" ndght" om iddddddd0}ght" idddddddiddddddd{lis 有lis as x}ght" t"idddddddiddddd{if x_index>7}{bTLEk}{dif}om iddddddd dd推thinR/d推las5"> class="do$s·ndght" ${x.title|escape}推down笆aq <有"com idddddddiddd推糰ss=__aTget=";鸿水" hanRfocu ght" i<砿晌end">推uinfo z dendContenidddlasl fs0 lts="hanR z de被howR日志推z lbls$endul"om" idlasl fs0 lts="hanR z de最新日志推z lbls$endul"om" idlasl fs0 lts="hanR z de该作者的其他嗫嘈推z lbls$endul"om" idlasl fs0 lts="hanR z de博主howR推z lbls$endul"om" idlasl fs0 lts="hanR z de随机阅读推z lbls$endul"om" idlasl fs0 lts="hanR z de首页howR推z lbls$endul"om" id<砿晌end">推mord$ena__aTget=";鸿水" end">推lass m2ERehref="00612" n在. 更多e="so="s panLike"none;> 蚰鉺s=ndConten" id<砿晌jq 砽oflt;_tylgle$end砿"om" id<砿晌jq 硁在誔ublicAcc nbw-tnd砿"om" 推publish z dendConteniddd<砿晌end">推 tjiv id="l蝚spanRe蝚q 砿$_div_" //div> > 蚰鉺s=ndConten" id<砿晌end">推z lb tjiv id="l$som" idid<砿晌end">推casd$end砿"om" iddd<砿晌end">推 feartgldend砿"om" idnd砿"om" 推closd$eom" idt"" z lclass="pleft iblo5lasikeIco推z lspanReend砿"om" 推m2Eclass="${x.nickNden|escape}laslasikeIcoikeIcoikeIcoikeIco${fn1(x.voteTimu)} t type="hidden" name="tag" value=""/"; //嗫嘈的永久链接,作为嗫嘈的唯一标识omvonewumiiTagso= ""; //嗫嘈标签,以英文逗号分隔,如:"标签1,标签2"omvonewumiiS t"; //;&闹饕车刂罚魑;&奈ㄒ槐晔秓mvonewumiiPardeso= "&num=5&mode=3&pf=n在 <"; //num为默认显示的相箍嗫嘈数目,mode为默认的显示模式(1为嗫字,2为图可,3为自动) 推6len h894"sikeIco推r cr h894"sikeIco推nb-mb lcr bh ght="seom" idt"n砿晌end">推l n bh"sikeIco推r br bh"sikeIco推c bc bh lcr"sikeIco推6lwl g lg h894"sikeIco推6lwl t lt"sikeIco推6lwl b lb/dikeIco推newr g rg h894"sikeIco推newr n it"sikeIco推newr b rb/dikeIco推nb-ara|&n-smb/d<砿晌end">推wkg h ght="se<砿晌end">推n h/dikeIco推r h/dikeIco推c h/dikeIco推nb-ara|&n-fo$som" <砿晌end">推wkg hseom" id

页脚推k">" id" 推m2Eclas8/__aTget=";鸿水" href="00612" yxp. 我的人可书推pcla10">-ndght" omdddddd推m2Eclas8/_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推pcla10">-ndght" omdddddd推m2Eclas8/_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手机;&am推pcla10">-ndght" omdddddd推m2Eclas8/__aTget=";鸿水" href="00612" www.loflt;inputapp?act=qbboke_缕150209_02/d下载LOFTER APP pcla10">-ndght"  las8/_jq $_foot_subscribd$enght"lend">推class="m2Ecpleft iblo919s="她的博縢ht" 推m2Eclas8/>订阅此;&am推las8as网易公司版权所有ikeIcoicopy;1997-缕17推nb-layer52jq 硁在- <-=" -layer5end砿"om" <砿晌end">推nb-tpl|&n-inin_spanRe2jq 硁在- <-=" -temp蟖y: //div> panLike"none;">" RtextaTLEirow=="1 推pr52_aTget=";鸿水" href="00612" /elp. 推fr class="ght="cple1cple1-4/dikeIco推pr52_aTget=";鸿水" href="00612" n在. ${u}dddddd{lis wl as x}ght" dddd<砿晌end">推grp">${x.g}推itm nou652href="#" hanRfocu 推itm nou652href="#" hanRfocu ${x.n} ':'n> ',ght" id="$_spanCdddd'ivl':'ivl','ivl2':'ivl1',gh t id'bgl':'igl','igc1':'igc1','igc2':'igl2','igh':'igc9',gh t id'las':'las3','las1':'las4','las2':'las5','las3':'las6','las4':'las7','las5':'las9'}};om" Day:.servTimuo= '10/24/缕17 19:20:47';om" assayion.apio= '00612" api 'om" idd,nickNden:'quot'om" idd,imageUpday:Timu:1282211952685om" idd,basd536:'/ttp:///> @ 'om" idd,p;ato 'om" idd,TOKEN_HTMLMODULE:''om" idd,isMultiUserB在:falseom" ddd,isWumiUser:t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