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那些可怜的“花儿”  

2006-04-07 01:03:00|  分类: 娱评:鸿水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撰文/鸿水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1999、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张炬都有“关系”。你窦唯和姜昕那个的时候,不也和王菲那个了吗?虽然窦唯落魄到如今这种地步是“罪有应得”,虽然窦唯的话触动了娱乐圈的潜规则,但我依然为窦唯的“揭黑”行为而鼓掌。“罪有应得”的窦唯让我想起许多可怜的“花儿”,那些怀揣各种梦想的“花儿”,未曾盛开,却惨遭“毒手”。我伤心却无奈着。 最后,我特别想提一个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认识她,但是我还是想提一下。她叫筠子。原名吴雅君,1994年,年仅17岁的她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后认识一男性朋友,不料该男子于1997年发生意外身亡。后来,筠子到广州做自费歌手,她演唱的《一起做吧》颇受好评。之后,她与一位以制作校园民谣而闻名的音乐人坠入爱河,随后该音乐人于1999年7月将筠子推荐给唱片公司,并录制了新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后因一些不愉快的事,筠子转签京文,并于2000年初推出《立秋》专辑,虽然未能一鸣惊人,却被很多圈内人看好。2000年9月10日下午,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20009 撰文鸿水 日前,上海媒体报道,一向行事低调的窦唯在上海的演出现场“出口成脏”,指名道姓怒斥自己的妻子高原和中国内地摇滚音乐圈重要人物—————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据现场观众表示,窦唯在演出中的状态不错,但接近演出尾声时却出人意料地说出一番过激言论,怒斥其妻,“高原,你这个女人,孩子才三岁,你知不知道,你就不能等把她养大了再带走吗?”其间还频暴粗口,让在场不少熟悉窦唯的乐迷都十分震惊。而提到丁武时,窦唯说他“糟蹋了许多处女”,“有女孩为她跳楼”,还告诫女孩“少碰那些虚情假意的艺术家”。对此其好友表示窦唯与丁武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很早前两人就互相看不惯对方,而且好像丁武与高原当年也有些‘瓜葛’吧。”最近,有报道说丁武也指出:让窦唯去看心理医生。 OK!引用部分到此打住。开始说说我的亲历性故事和“革命性”看法。 首先说我的亲历性故事。相当年我对娱乐圈那是崇尚之至啊!在年幼无知的年龄里我就选择了歌唱新生活,一唱就是十多年。十多年的光阴里我几乎都在老师的传统教导下“123454321”“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在我老家的县城,在家庭经济并不宽裕的时候,我几乎以音乐的名义掏尽了父母的血汗钱。我还曾经极度弱智地向父母宣战:给我钱,不给我钱我就再也不回家了。父亲是严厉的,但也是善良的;母亲是慈爱的,更心疼儿子。可是家里没钱,怎么样?院子里不是有几棵树吗?砍了,换了钱,给了我。一转身,我就把这些钱送给了自以为人家能把我送上歌坛的音乐前辈的手里。钱是送出去了,送一次还不够,一次又一次,像个无底洞。一直到我放弃学业流浪京城,也没有找到一个所谓的“伯乐”,而那些自称是“伯乐”的家伙都是音乐贩子,专门从音乐爱好者手中贩钱。还记得,某些音乐公司在报纸上刊登招聘歌手的信息。大大小小的公司我跑了几十家,见面的情景与最后的结果如出一辙,每个人似乎都有热心,但前提是你必须很谦虚很虔诚,甚至还要略带点一个从小城市冒出来的音乐爱好者对首都音乐人的适当崇拜。在听了你不到两首歌之后,他会用刚剔完牙的手优雅的点上根烟,然后说,你的歌不错,如果你肯出钱的话……,当然你没有钱……。 有一次,10日下午,和一位朋友及其女朋友一起去拜见某知名音乐人,在某酒吧,该音乐人说话的眼神始终落在朋友的女友身上,一会儿夸那女孩丰满,一会儿说诱人。本来觉得是音乐人的褒奖,朋友心中还窃喜呢。不料,这位音乐人竟然一把将其女友搂在怀里,当着女孩男朋友和我的面亲起来。该女孩被这场面吓坏了,哭得很厉害。人家是知名音乐人,那朋友不敢拳脚相向。我把肥了好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才把那个女孩拉出虎口。事后,那女孩就和我朋友分手了。这是我亲历的事情。还有一个,我和她很熟,曾经是同学。据说因为有部电视剧找她当女主角,很潇洒地从学校来到京城,结果,女主角没当成,却成了不知道是导演还是副导演的“金丝雀”。后来,那位导演混得更惨,她只好沦落歌厅卖身。还被一宝岛台湾的老板包养了一段时间。这样的事例,在争名夺利的娱乐圈表现得再平常不过了。 故事讲到这里。说说我的革命性看法。至于窦唯骂得人和事是否真实存在,我不是警察,不做探究,但我竭力赞同窦唯此举。类似的现象在娱乐圈并不少见,但就是没人说。很多明星吸毒,圈里的人知道,媒体上没有报道。这让想起上周我看的《实话实说》,李亚鹏和某报“偷拍”记者现场对话,讨论明星的隐私和媒体的报道权。你媒体记者拍摄明星们的隐私,特别是龌龊的隐私,他们很不高兴,所谓“防贼防盗防记者”, 我坚决拥护记者“偷拍”,就像警察“暗中执法”一样,尽管有争议,但允许。而记者“偷拍”,要的就是真实,千万不要像我一样,作了几年的记者,几乎全部是为明星歌功颂德,大家看到的都是娱乐圈的虚假繁荣,最真实的东西也往往是最肮脏的一面被深深地掩盖起来了。很多祖国的花朵在这种真实存在的阴暗面中惨遭蹂躏和摧残。 在我的灵魂深处,我始终认为娱乐圈应该是纯净,不应该是肮脏的。可是,如今的娱乐圈已经被“一些老鼠的一些屎尿坏了一大锅汤”。整个娱乐圈被这些龌龊的人搞得乌烟瘴气。这不能不说是件悲哀的事情。面对这样的肮脏与虚假,必须有人站出来“揭黑”。 窦唯骂得好。不管骂的人或者事件是否真实存在。 我知道,窦唯也曾经伤害过别的女人。包括他的妻子高原,圈里人应该知道,之前高原除了和窦唯有“关系”以外,跟何勇、丁武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自杀。据说筠子上吊的时候穿的是红色外衣,有一种说法是,穿着红色衣服上吊的人必有怨恨。或许这个世上活着的人当中就有筠子的可恨之人。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