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鸿水: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  

2006-05-12 01:07:00|  分类: 娱评:鸿水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

                                                                                                           撰文/鸿水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2006媒体逼迫到如今这种程度以及说媒体的责任占99%的明星,其实都是一些伪君子,极度虚伪的人。他们巴不得媒体上天天报道他们美好、模范的一面呢,可实际上,他们做的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又太多了。媒体天天给这些人做形象宣传才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公众的一种欺骗。可是,一旦媒体披露了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他们就受不了了,他们就要把责任全盘推给媒体,让媒体成为公众指责的替罪羊。有些明星还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博得公众的同情,博得社会舆论的话语主导权,这样的明星在圈里大量存在。而窦唯,比这些明星强多了。 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就像我们能够原谅国外流行音乐大师的放纵一样,原谅窦唯吧。或许,窦唯真的有很多不是;或许,我们也真的有很多不是呢。对于一个天才的音乐人,让他以音乐的名义在首都的舞台上撒点野吧,让他的行为艺术发挥到艺术的极致境界吧。 5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5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C03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10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C08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427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媒体逼迫到如今这种程度以及说媒体的责任占99%的明星,其实都是一些伪君子,极度虚伪的人。他们巴不得媒体上天天报道他们美好、模范的一面呢,可实际上,他们做的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又太多了。媒体天天给这些人做形象宣传才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公众的一种欺骗。可是,一旦媒体披露了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他们就受不了了,他们就要把责任全盘推给媒体,让媒体成为公众指责的替罪羊。有些明星还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博得公众的同情,博得社会舆论的话语主导权,这样的明星在圈里大量存在。而窦唯,比这些明星强多了。 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就像我们能够原谅国外流行音乐大师的放纵一样,原谅窦唯吧。或许,窦唯真的有很多不是;或许,我们也真的有很多不是呢。对于一个天才的音乐人,让他以音乐的名义在首都的舞台上撒点野吧,让他的行为艺术发挥到艺术的极致境界吧。 窦唯曾经是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媒体逼迫到如今这种程度以及说媒体的责任占99%的明星,其实都是一些伪君子,极度虚伪的人。他们巴不得媒体上天天报道他们美好、模范的一面呢,可实际上,他们做的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又太多了。媒体天天给这些人做形象宣传才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公众的一种欺骗。可是,一旦媒体披露了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他们就受不了了,他们就要把责任全盘推给媒体,让媒体成为公众指责的替罪羊。有些明星还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博得公众的同情,博得社会舆论的话语主导权,这样的明星在圈里大量存在。而窦唯,比这些明星强多了。 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就像我们能够原谅国外流行音乐大师的放纵一样,原谅窦唯吧。或许,窦唯真的有很多不是;或许,我们也真的有很多不是呢。对于一个天才的音乐人,让他以音乐的名义在首都的舞台上撒点野吧,让他的行为艺术发挥到艺术的极致境界吧。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媒体逼迫到如今这种程度以及说媒体的责任占99%的明星,其实都是一些伪君子,极度虚伪的人。他们巴不得媒体上天天报道他们美好、模范的一面呢,可实际上,他们做的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又太多了。媒体天天给这些人做形象宣传才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公众的一种欺骗。可是,一旦媒体披露了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他们就受不了了,他们就要把责任全盘推给媒体,让媒体成为公众指责的替罪羊。有些明星还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博得公众的同情,博得社会舆论的话语主导权,这样的明星在圈里大量存在。而窦唯,比这些明星强多了。 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就像我们能够原谅国外流行音乐大师的放纵一样,原谅窦唯吧。或许,窦唯真的有很多不是;或许,我们也真的有很多不是呢。对于一个天才的音乐人,让他以音乐的名义在首都的舞台上撒点野吧,让他的行为艺术发挥到艺术的极致境界吧。 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 那些说窦唯是被媒体逼迫到如今这种程度以及说媒体的责任占99% 撰文鸿水 2006年5月10日,北京,窦唯因为不满新京报关于他的两篇报道(4月5日C03版《丁武奉劝窦唯去看心理医生》,5月10日C08版《窦唯否认骂李亚鹏》),独身来到该报,投诉本报相关报道和采访人员。情绪失控之下取出自带的液体,浇在停在该报门前的一辆汽车上,随后点燃了该辆车。由于报社工作人员扑灭及时,幸未造成重大伤害。公安人员随后赶来,带走了窦唯先生和其他当事人。此事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和处理结果。(引自媒体报道) 对于整个事件我有两个判断:一、窦唯“打砸、烧车”的行为艺术是为了《东游记》。2006年4月27日发行的《东游记》正需要一个宣传的契机。而前面关于窦唯的一系列报道都只是为了这次行为艺术往纵深方向发展而埋下的伏笔。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无论对窦唯来讲还是对新京报来讲,都得到了一次广泛的宣传。因为这样的事件进入到社会新闻的版面比进入纯粹娱乐新闻的版面其社会效应更加广泛。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误的话,那窦唯就是一个极其聪明的策划人。他之前爆料的很多消息都在这时真正起到了化学反应。而且还省了一笔开新闻发布会的花销。不排除窦唯与媒体联姻的可能性。 之所有如此判断,是因为,倘若窦唯对媒体和记者芥蒂很深,那完全无须接受采访。谁约采访都不接,也不就没有关于他的报道了吗?偏偏窦唯说了,不但说了,而且说得还挺“狠”。所以,不管这件事是有意策划,还是被逼无奈,我们都应该让窦唯在首都的地界上撒点野。因为,在国外的摇滚乐坛,越是生活中的“疯子”,越是音乐界的瑰宝。 假如我的判断错误。说窦唯是,说他不是,都有足够的道理。这是其二。 窦唯曾经是的明星,其实都是一些伪君子,极度虚伪的人。他们巴不得媒体上天天报道他们美好、模范的一面呢,可实际上,他们做的非常不光彩的事情又太多了。媒体天天给这些人做形象宣传才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公众的一种欺骗。可是,一旦媒体披露了他们生活中最真实的一面,他们就受不了了,他们就要把责任全盘推给媒体,让媒体成为公众指责的替罪羊。有些明星还把自己当成弱势群体,博得公众的同情,博得社会舆论的话语主导权,这样的明星在圈里大量存在。而窦唯,比这些明星强多了。

我的半个偶像,在我学习音乐的时候,我听过他的不少音乐,当然,有些音乐我非常推崇,也有很多我不喜欢。对于一个我曾经的半个偶像,作为如今的娱乐记者,我中立的看待这个事情。 作为一个曾经的摇滚红人,窦唯的过去无论是事业还是情感都曾丰收过。然而,窦唯的音乐受众群体毕竟是少数。以致如今,一提起窦唯,我们不得不提起王菲,提起那段已逝的情感。毕竟,包括和高原的情感,这一切,都是窦唯经历过的。 作为一个音乐人,一个可以称得上某些FANS偶像的摇滚歌星,一直以来,窦唯都是极为低调的。我不得不承认窦唯的才华和他的性格成严重反比例。在窦唯的眼里,似乎现实总是让他感到郁闷,总是让他不满意,时间长了,他会感觉到这个世界,更准确地说是这个残酷的现实,离他越来越近,而他的非一般理想社会却离他越来越远。现实和理想的差距,糟糕生活和无奈情感的差距,让他的承受力达到了一个燃点。自燃也就这么发生了。 窦唯是少数几个极具实力的非学院派音乐人,他最被公众所知的是“黑豹”时期,因为有流行因素的存在,他得以在那个时期扬名。窦唯在音乐方面是一个非常善变的人,1994年的专辑《黑梦》,虽然我个人并不是太喜欢,但却是“魔岩三杰”中最好的一张唱片。后来的《艳阳天》、《山河水》、《幻听》等专辑以及一些电影配乐、单曲,包括刚刚发行的《东游记》也一直走着多样化的音乐风格。在音乐上,窦唯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但在音乐之外,窦唯曾经的情感生活和很多摇滚明星一样“自我”到了极致,随心所欲到了极点。如今能站出来说做“处女保护者”,实在是对音乐界甚至娱乐界的一种醒悟、反思以及讽刺。 那些说窦唯是被所以,最后,我想说的是,不管怎样,就像我们能够原谅国外流行音乐大师的放纵一样,原谅窦唯吧。或许,窦唯真的有很多不是;或许,我们也真的有很多不是呢。对于一个天才的音乐人,让他以音乐的名义在首都的舞台上撒点野吧,让他的行为艺术发挥到艺术的极致境界吧。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