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谁都想在“超女”的身上揩把油  

2006-05-01 20:03:00|  分类: 娱评:鸿水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鸿水 2006年的“超女”海选就这么恶狠狠地来了。各大媒体的报道无疑是某地进行“超女”海选,有如何如何之众多的男男女女积极响应,很多学生甚至逃课去报名。面对集体追捧,特别是受到亿万少男少女集体追捧的2006年的“超女”活动,原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对此提出了批评。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总结,列为“三宗罪”:一宗罪、没有批文办比赛;二宗罪、拒不遵守总局规定;三宗罪、丑态迭出毒害少年。对于这三个方面的批评,竟然孰是孰非,我不作评价。我想说的是:“超女”,已经沦为了某些人的赚钱工具。 从商业的角度出发,“超女”无疑是成功的,就连央视的《梦想中国》也是步“超女”之后尘。但,对于尚不知娱乐圈水深水浅、渴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少男少女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致命误导。 从“超女”去年的赛事结果来看,无论是“超女”活动的组织者、执行者、策划者,还是活动的广告赞助商等方方面面都赚疯了。以致2006年的广告赞助商不得不掏几倍于去年的广告费才能搭上“超女”的这趟捞钱快车。这的确是一个让企业和个人发家致富、聚敛财富的一种手段。 当然,赚钱本没有错,这本是一个追求财富的时代,每一个人对于财富的追求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精度。特别是有手段、有魄力、有背景的人,对于财富的追求更是机关算尽。可对于“超女”来讲,因为它的社会影响面太大了,活动搞得愈红火,对于年轻人的误导就愈加广泛。这里不得不说说张含韵。参加“超女”的绝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是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但因为有些艺术方面的才能,他们的文化成绩一般很差,连最基础的文化知识都掌握得很困难。所以,张含韵能把“憧憬”说成“撞憬”也就不奇怪了。我采访张含韵的时候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的态度很好,说自己不懂事。其实这和不懂事没有什么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化基础差。我觉得,所有的人不能一俊遮百丑。这是一个应当思考的问题。 之前,“超女”没有限制参赛者的年龄(今年好像规定必须年满18岁),多小的多大的都可以“想唱就唱”,说得好听一点,这叫“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撰文/鸿水

撰文鸿水 2006年的“超女”海选就这么恶狠狠地来了。各大媒体的报道无疑是某地进行“超女”海选,有如何如何之众多的男男女女积极响应,很多学生甚至逃课去报名。面对集体追捧,特别是受到亿万少男少女集体追捧的2006年的“超女”活动,原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对此提出了批评。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总结,列为“三宗罪”:一宗罪、没有批文办比赛;二宗罪、拒不遵守总局规定;三宗罪、丑态迭出毒害少年。对于这三个方面的批评,竟然孰是孰非,我不作评价。我想说的是:“超女”,已经沦为了某些人的赚钱工具。 从商业的角度出发,“超女”无疑是成功的,就连央视的《梦想中国》也是步“超女”之后尘。但,对于尚不知娱乐圈水深水浅、渴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少男少女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致命误导。 从“超女”去年的赛事结果来看,无论是“超女”活动的组织者、执行者、策划者,还是活动的广告赞助商等方方面面都赚疯了。以致2006年的广告赞助商不得不掏几倍于去年的广告费才能搭上“超女”的这趟捞钱快车。这的确是一个让企业和个人发家致富、聚敛财富的一种手段。 当然,赚钱本没有错,这本是一个追求财富的时代,每一个人对于财富的追求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精度。特别是有手段、有魄力、有背景的人,对于财富的追求更是机关算尽。可对于“超女”来讲,因为它的社会影响面太大了,活动搞得愈红火,对于年轻人的误导就愈加广泛。这里不得不说说张含韵。参加“超女”的绝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是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但因为有些艺术方面的才能,他们的文化成绩一般很差,连最基础的文化知识都掌握得很困难。所以,张含韵能把“憧憬”说成“撞憬”也就不奇怪了。我采访张含韵的时候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的态度很好,说自己不懂事。其实这和不懂事没有什么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化基础差。我觉得,所有的人不能一俊遮百丑。这是一个应当思考的问题。 之前,“超女”没有限制参赛者的年龄(今年好像规定必须年满18岁),多小的多大的都可以“想唱就唱”,说得好听一点,这叫“     2006年的“超女”海选就这么恶狠狠地来了。各大媒体的报道无疑是某地进行“超女”海选,有如何如何之众多的男男女女积极响应,很多学生甚至逃课去报名。面对集体追捧,特别是受到亿万少男少女集体追捧的2006年的“超女”活动,原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对此提出了批评。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总结,列为“三宗罪”:一宗罪、没有批文办比赛;二宗罪、拒不遵守总局规定;三宗罪、丑态迭出毒害少年。对于这三个方面的批评,竟然孰是孰非,我不作评价。我想说的是:“超女”,已经沦为了某些人的赚钱工具。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从商业的角度出发,“超女”无疑是成功的,就连央视的《梦想中国》也是步“超女”之后尘。但,对于尚不知娱乐圈水深水浅、渴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少男少女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致命误导。

撰文鸿水 2006年的“超女”海选就这么恶狠狠地来了。各大媒体的报道无疑是某地进行“超女”海选,有如何如何之众多的男男女女积极响应,很多学生甚至逃课去报名。面对集体追捧,特别是受到亿万少男少女集体追捧的2006年的“超女”活动,原文化部部长刘忠德对此提出了批评。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总结,列为“三宗罪”:一宗罪、没有批文办比赛;二宗罪、拒不遵守总局规定;三宗罪、丑态迭出毒害少年。对于这三个方面的批评,竟然孰是孰非,我不作评价。我想说的是:“超女”,已经沦为了某些人的赚钱工具。 从商业的角度出发,“超女”无疑是成功的,就连央视的《梦想中国》也是步“超女”之后尘。但,对于尚不知娱乐圈水深水浅、渴望一夜成名、一夜暴富的少男少女们来说,绝对是一种致命误导。 从“超女”去年的赛事结果来看,无论是“超女”活动的组织者、执行者、策划者,还是活动的广告赞助商等方方面面都赚疯了。以致2006年的广告赞助商不得不掏几倍于去年的广告费才能搭上“超女”的这趟捞钱快车。这的确是一个让企业和个人发家致富、聚敛财富的一种手段。 当然,赚钱本没有错,这本是一个追求财富的时代,每一个人对于财富的追求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精度。特别是有手段、有魄力、有背景的人,对于财富的追求更是机关算尽。可对于“超女”来讲,因为它的社会影响面太大了,活动搞得愈红火,对于年轻人的误导就愈加广泛。这里不得不说说张含韵。参加“超女”的绝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是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但因为有些艺术方面的才能,他们的文化成绩一般很差,连最基础的文化知识都掌握得很困难。所以,张含韵能把“憧憬”说成“撞憬”也就不奇怪了。我采访张含韵的时候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的态度很好,说自己不懂事。其实这和不懂事没有什么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化基础差。我觉得,所有的人不能一俊遮百丑。这是一个应当思考的问题。 之前,“超女”没有限制参赛者的年龄(今年好像规定必须年满18岁),多小的多大的都可以“想唱就唱”,说得好听一点,这叫“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从“超女”去年的赛事结果来看,无论是“超女”活动的组织者、执行者、策划者,还是活动的广告赞助商等方方面面都赚疯了。以致2006年的广告赞助商不得不掏几倍于去年的广告费才能搭上“超女”的这趟捞钱快车。这的确是一个让企业和个人发家致富、聚敛财富的一种手段。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当然,赚钱本没有错,这本是一个追求财富的时代,每一个人对于财富的追求都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精度。特别是有手段、有魄力、有背景的人,对于财富的追求更是机关算尽。可对于“超女”来讲,因为它的社会影响面太大了,活动搞得愈红火,对于年轻人的误导就愈加广泛。这里不得不说说张含韵。参加“超女”的绝大多数是十几岁的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中的很多人应该是在学校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但因为有些艺术方面的才能,他们的文化成绩一般很差,连最基础的文化知识都掌握得很困难。所以,张含韵能把“憧憬”说成“撞憬”也就不奇怪了。我采访张含韵的时候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她的态度很好,说自己不懂事。其实这和不懂事没有什么关系,最根本的原因是文化基础差。我觉得,所有的人不能一俊遮百丑。这是一个应当思考的问题。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之前,“超女”没有限制参赛者的年龄(今年好像规定必须年满18岁),多小的多大的都可以“想唱就唱”,说得好听一点,这叫“有梦想”,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叫“白日做梦”。而且,在现实生活当中,这种作“白日梦”的人实在太多了。无疑,“超女”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个“做梦舞台”。但上这个“做梦舞台”的人,因为年轻,并不能正确把握自己的发展方向,于是只能按照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规则走。比如:前三名或者前有梦想”,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叫“白日做梦”。而且,在现实生活当中,这种作“白日梦”的人实在太多了。无疑,“超女”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个“做梦舞台”。但上这个“做梦舞台”的人,因为年轻,并不能正确把握自己的发展方向,于是只能按照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规则走。比如:前三名或者前N名必须签约某公司,必须参加N场商演等等。于是乎,比赛的过程中,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对某些有苗头的人进行绝对优势地宣传、包装,哪怕你是头“蒜”,也能把你包装成一颗“葱”。任何活动的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都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使用一些手腕,“超女”也不例外。李宇春等人的出人头地、一夜成名不仅仅是“玉米”们的贡献,更不仅仅是李宇春的个人努力,最重要的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力量所致。他们的力量让更多渴望像李宇春这样一夜成名的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人最可贵的一种认识,那叫:自知之明。于是结果就出现了文章开头说的,很多人逃课去报名,明明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偏偏浓妆艳抹,着装露骨,搞得像“歌厅小姐”那般人不人鬼不鬼。 “超女”一旦成名,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自然要将“超女”们的赚钱手段最大化,只要他们想到的,所有能开发的,他们一项也不会放过。本来这些“超女”唱歌还能勉强为之,签约公司之后,可就不是仅仅唱歌了,像周笔畅,已经去拍戏了。我能想到的是,周笔畅连专辑都没有发,也可以说,连本职工作都没有做好,却被公司安排拍戏,她的表演技能真的超乎寻常吗?而导演或者制片方之所以让她演戏,除了看中“超女”头衔以外,还有什么?包括张含韵,也去拍戏了,好像还是女二号。这对北电、中戏表演专业毕业以后却多数没戏拍的演员是多么强烈的一种讽刺啊。 不单单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榨取“超女”们的一切可榨油水。很多和“超女”沾边的人也绝对不放过这样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 某人因为给“超女”当了次评委,就写了一本书叫《我给超女当评委》,而这些书的价值何在?不就是明着骗钱吗?只不过是以一个稍微高明一点的姿态,似乎、佯装合理合法的渠道进行骗钱而已。对于这样的垃圾文字,作为N名必须签约某公司,必须参加N场商演等等。于是乎,比赛的过程中,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对某些有苗头的人进行绝对优势地宣传、包装,哪怕你是头“蒜”,也能把你包装成一颗“葱”。任何活动的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都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使用一些手腕,“超女”也不例外。李宇春等人的出人头地、一夜成名不仅仅是“玉米”们的贡献,更不仅仅是李宇春的个人努力,最重要的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力量所致。他们的力量让更多渴望像李宇春这样一夜成名的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人最可贵的一种认识,那叫:自知之明。于是结果就出现了文章开头说的,很多人逃课去报名,明明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偏偏浓妆艳抹,着装露骨,搞得像“歌厅小姐”那般人不人鬼不鬼。

“超女”一旦成名,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自然要将“超女”们的赚钱手段最大化,只要他们想到的,所有能开发的,他们一项也不会放过。本来这些“超女”唱歌还能勉强为之,签约公司之后,可就不是仅仅唱歌了,像周笔畅,已经去拍戏了。我能想到的是,周笔畅连专辑都没有发,也可以说,连本职工作都没有做好,却被公司安排拍戏,她的表演技能真的超乎寻常吗?而导演或者制片方之所以让她演戏,除了看中“超女”头衔以外,还有什么?包括张含韵,也去拍戏了,好像还是女二号。这对北电、中戏表演专业毕业以后却多数没戏拍的演员是多么强烈的一种讽刺啊。

有梦想”,说得不好听一点,这叫“白日做梦”。而且,在现实生活当中,这种作“白日梦”的人实在太多了。无疑,“超女”给这些人提供了一个“做梦舞台”。但上这个“做梦舞台”的人,因为年轻,并不能正确把握自己的发展方向,于是只能按照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规则走。比如:前三名或者前N名必须签约某公司,必须参加N场商演等等。于是乎,比赛的过程中,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对某些有苗头的人进行绝对优势地宣传、包装,哪怕你是头“蒜”,也能把你包装成一颗“葱”。任何活动的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都会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使用一些手腕,“超女”也不例外。李宇春等人的出人头地、一夜成名不仅仅是“玉米”们的贡献,更不仅仅是李宇春的个人努力,最重要的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的力量所致。他们的力量让更多渴望像李宇春这样一夜成名的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人最可贵的一种认识,那叫:自知之明。于是结果就出现了文章开头说的,很多人逃课去报名,明明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偏偏浓妆艳抹,着装露骨,搞得像“歌厅小姐”那般人不人鬼不鬼。 “超女”一旦成名,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自然要将“超女”们的赚钱手段最大化,只要他们想到的,所有能开发的,他们一项也不会放过。本来这些“超女”唱歌还能勉强为之,签约公司之后,可就不是仅仅唱歌了,像周笔畅,已经去拍戏了。我能想到的是,周笔畅连专辑都没有发,也可以说,连本职工作都没有做好,却被公司安排拍戏,她的表演技能真的超乎寻常吗?而导演或者制片方之所以让她演戏,除了看中“超女”头衔以外,还有什么?包括张含韵,也去拍戏了,好像还是女二号。这对北电、中戏表演专业毕业以后却多数没戏拍的演员是多么强烈的一种讽刺啊。 不单单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榨取“超女”们的一切可榨油水。很多和“超女”沾边的人也绝对不放过这样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 某人因为给“超女”当了次评委,就写了一本书叫《我给超女当评委》,而这些书的价值何在?不就是明着骗钱吗?只不过是以一个稍微高明一点的姿态,似乎、佯装合理合法的渠道进行骗钱而已。对于这样的垃圾文字,作为不单单是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会榨取“超女”们的一切可榨油水。很多和“超女”沾边的人也绝对不放过这样一个有利可图的机会。

某人因为给“超女”当了次评委,就写了一本书叫《我给超女当评委》,而这些书的价值何在?不就是明着骗钱吗?只不过是以一个稍微高明一点的姿态,似乎、佯装合理合法的渠道进行骗钱而已。对于这样的垃圾文字,作为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一个媒体人,我为出版社、出版商的唯利是图,感到恶心。你们失去了作为一个媒体人的良知和责任,你们是最大的帮凶。 此类趁机捞钱的做法被很多人利用。就不一一列举了。 在此赘言,我为什么没有批评《梦想中国》,不是因为《梦想中国》有央视作靠山,而是一、《梦想中国》并没有在选手的前途问题上作过度的商业开发,他们给了选手比较好的保护,这点,是“超女”所不具备的,“超女”们不但被主办方或者活动操作者进行着过度的商业开发,而且由“超女”而引发的一系列捞钱机会也被很多人所利用。二、因为没有过度的商业开发,以致前三甲的影响力远不及“超女”们。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有人说,“超女”应该有市场选择,那么一个人为控制的市场是真正的市场吗?还有人说,不懂娱乐的人没有发言权。虽然我并不赞同这些人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他们说话的权利。

最后,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超女”已经沦为某些人的赚钱机器。当一个任何一个原本美好的事物变成一种赚钱机器且成为一种机器的时候,她的生命力和原本美好的初衷就荡然无存了。我不是我所希望的“超女”的结局,但却已渐成此状。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