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评论】再度炮轰明星粉丝:我为什么炮制“粉丝暴民论”  

2006-09-05 04:51:00|  分类: 娱评:鸿水娱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
本的是非判断,他们往往用极端的、幼稚的言论声援偶像,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更加暴露了他们的卑劣与无知。对于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被清除掉。 目前,赵薇的某些粉丝对陈紫涵进行着暗潮汹涌般地攻击,什么恶心就说什么,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他们制造了大量的网络垃圾,考验着网络编辑的耐性,更考验着被骂者的心理素质。据我所知,更为凶猛的还有李宇春的粉丝团“玉米”等等。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得用恶毒的辱骂来解决问题呢?何况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国家提倡文明上网,明星粉丝们——你们在行动吗? 最后忠告:冲动的年龄干了冲动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因为我已然成熟,所以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因为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所以,我的冲动,会让某些明星粉丝的产生滴血的阵痛。我知道,我的评论和我的某些功能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缺乏基本教养的人,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软下来。否则,太不男人了。我知道,我的评论会让某些明星粉丝不舒服,只知道不舒服,就要发泄。否则憋死事小,丢人事大。但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渠道。 文章链接:粉丝暴民论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警钟? 专题链接:新浪网专题:《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 【时评】问责中国邮政:万封邮件被卖废品尴尬了谁                                          文/鸿水
 
    本来不打算写关于明星粉丝的文章了,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我,和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势力对抗,我始终处于绝对劣势。就像很多人对于李银河博士的恶意攻击一样,很多人恨不得把她送上鲜花广场。但是,4日,N多网友给我留言,告诉我:著名的天涯社区头条有篇文章叫:《“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副题是和我等三人商榷。说是商榷实际上是通篇的批判,通篇在教育我等。作者并不懂得什么叫商榷。我大概看了下,文章很长,像古时老婆婆的裹脚布。特别是文章标题竟然与“和谐社会”挂钩,直接把我等划到“和谐社会”的异类分子范畴,这个帽子高,实在是高,很容易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关于“粉丝暴民论”,我不是在非理智的状态下提出来的。其实,从庄羽被郭敬明的粉丝围攻到“韩白之争”时韩寒粉丝的作为,一直到张含韵粉丝、谢霆锋粉丝频频对我的恶意围攻、恐吓等等,这中间经历了很长时间。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对于明星粉丝的看法,并呼吁明星粉丝理智对待不同的声音。而且,我的文章曾人民网的记者引用,并在人民网大篇幅刊出。但我为什么拿羽毛开炮?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攻击很下作,具体如何下作,我曾经举过例子。我不想我的亲人再被侮辱,我就不提了。对于马天宇我是本着批评加指正的态度走的,我不是仅仅批评马天宇的才艺问题,而且还指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希望以后他能够更加进步。我学的是音乐专业,在娱乐圈趟了好几年的浑水,我只是说了我的一切真实看法。我说过,我并不讨厌马天宇,对于马天宇的评论,我没有主观恶意存在。然而,某些羽毛们只是却把我对马天宇的批评肆意放大,继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只对我的文章观点提出质疑与辩驳,我非常乐意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之所以竭力提倡把这个事情扩大化,是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年轻人,至少比我年轻的人,以在网上用低级的污言秽语肆意骂人为乐,对于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和他们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意在网络留言辱骂我的父母、祖宗,难道在生活他们对别人对他们的父母也会如此吗?!我的评论不是对他们的报复,而且期望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认识到问题的症结。
       文鸿水 本来不打算写关于明星粉丝的文章了,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我,和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势力对抗,我始终处于绝对劣势。就像很多人对于李银河博士的恶意攻击一样,很多人恨不得把她送上鲜花广场。但是,4日,N多网友给我留言,告诉我:著名的天涯社区头条有篇文章叫:《“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副题是和我等三人商榷。说是商榷实际上是通篇的批判,通篇在教育我等。作者并不懂得什么叫商榷。我大概看了下,文章很长,像古时老婆婆的裹脚布。特别是文章标题竟然与“和谐社会”挂钩,直接把我等划到“和谐社会”的异类分子范畴,这个帽子高,实在是高,很容易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关于“粉丝暴民论”,我不是在非理智的状态下提出来的。其实,从庄羽被郭敬明的粉丝围攻到“韩白之争”时韩寒粉丝的作为,一直到张含韵粉丝、谢霆锋粉丝频频对我的恶意围攻、恐吓等等,这中间经历了很长时间。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对于明星粉丝的看法,并呼吁明星粉丝理智对待不同的声音。而且,我的文章曾人民网的记者引用,并在人民网大篇幅刊出。但我为什么拿羽毛开炮?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攻击很下作,具体如何下作,我曾经举过例子。我不想我的亲人再被侮辱,我就不提了。对于马天宇我是本着批评加指正的态度走的,我不是仅仅批评马天宇的才艺问题,而且还指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希望以后他能够更加进步。我学的是音乐专业,在娱乐圈趟了好几年的浑水,我只是说了我的一切真实看法。我说过,我并不讨厌马天宇,对于马天宇的评论,我没有主观恶意存在。然而,某些羽毛们只是却把我对马天宇的批评肆意放大,继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只对我的文章观点提出质疑与辩驳,我非常乐意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之所以竭力提倡把这个事情扩大化,是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年轻人,至少比我年轻的人,以在网上用低级的污言秽语肆意骂人为乐,对于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和他们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意在网络留言辱骂我的父母、祖宗,难道在生活他们对别人对他们的父母也会如此吗?!我的评论不是对他们的报复,而且期望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认识到问题的症结。 我相信,看过新浪网专题“当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的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炮轰的是全部明星粉丝和全部羽毛(马天宇的粉丝)。只不过,
    我相信,看过新浪网专题“当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的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炮轰的是全部明星粉丝和全部羽毛(马天宇的粉丝)。只不过,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文鸿水 本来不打算写关于明星粉丝的文章了,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我,和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势力对抗,我始终处于绝对劣势。就像很多人对于李银河博士的恶意攻击一样,很多人恨不得把她送上鲜花广场。但是,4日,N多网友给我留言,告诉我:著名的天涯社区头条有篇文章叫:《“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副题是和我等三人商榷。说是商榷实际上是通篇的批判,通篇在教育我等。作者并不懂得什么叫商榷。我大概看了下,文章很长,像古时老婆婆的裹脚布。特别是文章标题竟然与“和谐社会”挂钩,直接把我等划到“和谐社会”的异类分子范畴,这个帽子高,实在是高,很容易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关于“粉丝暴民论”,我不是在非理智的状态下提出来的。其实,从庄羽被郭敬明的粉丝围攻到“韩白之争”时韩寒粉丝的作为,一直到张含韵粉丝、谢霆锋粉丝频频对我的恶意围攻、恐吓等等,这中间经历了很长时间。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对于明星粉丝的看法,并呼吁明星粉丝理智对待不同的声音。而且,我的文章曾人民网的记者引用,并在人民网大篇幅刊出。但我为什么拿羽毛开炮?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攻击很下作,具体如何下作,我曾经举过例子。我不想我的亲人再被侮辱,我就不提了。对于马天宇我是本着批评加指正的态度走的,我不是仅仅批评马天宇的才艺问题,而且还指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希望以后他能够更加进步。我学的是音乐专业,在娱乐圈趟了好几年的浑水,我只是说了我的一切真实看法。我说过,我并不讨厌马天宇,对于马天宇的评论,我没有主观恶意存在。然而,某些羽毛们只是却把我对马天宇的批评肆意放大,继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只对我的文章观点提出质疑与辩驳,我非常乐意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之所以竭力提倡把这个事情扩大化,是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年轻人,至少比我年轻的人,以在网上用低级的污言秽语肆意骂人为乐,对于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和他们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意在网络留言辱骂我的父母、祖宗,难道在生活他们对别人对他们的父母也会如此吗?!我的评论不是对他们的报复,而且期望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认识到问题的症结。 我相信,看过新浪网专题“当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的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炮轰的是全部明星粉丝和全部羽毛(马天宇的粉丝)。只不过,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本的是非判断,他们往往用极端的、幼稚的言论声援偶像,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更加暴露了他们的卑劣与无知。对于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被清除掉。 目前,赵薇的某些粉丝对陈紫涵进行着暗潮汹涌般地攻击,什么恶心就说什么,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他们制造了大量的网络垃圾,考验着网络编辑的耐性,更考验着被骂者的心理素质。据我所知,更为凶猛的还有李宇春的粉丝团“玉米”等等。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得用恶毒的辱骂来解决问题呢?何况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国家提倡文明上网,明星粉丝们——你们在行动吗? 最后忠告:冲动的年龄干了冲动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因为我已然成熟,所以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因为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所以,我的冲动,会让某些明星粉丝的产生滴血的阵痛。我知道,我的评论和我的某些功能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缺乏基本教养的人,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软下来。否则,太不男人了。我知道,我的评论会让某些明星粉丝不舒服,只知道不舒服,就要发泄。否则憋死事小,丢人事大。但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渠道。 文章链接:粉丝暴民论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警钟? 专题链接:新浪网专题:《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 【时评】问责中国邮政:万封邮件被卖废品尴尬了谁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本的是非判断,他们往往用极端的、幼稚的言论声援偶像,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更加暴露了他们的卑劣与无知。对于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被清除掉。
 
本的是非判断,他们往往用极端的、幼稚的言论声援偶像,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更加暴露了他们的卑劣与无知。对于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被清除掉。 目前,赵薇的某些粉丝对陈紫涵进行着暗潮汹涌般地攻击,什么恶心就说什么,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他们制造了大量的网络垃圾,考验着网络编辑的耐性,更考验着被骂者的心理素质。据我所知,更为凶猛的还有李宇春的粉丝团“玉米”等等。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得用恶毒的辱骂来解决问题呢?何况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国家提倡文明上网,明星粉丝们——你们在行动吗? 最后忠告:冲动的年龄干了冲动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因为我已然成熟,所以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因为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所以,我的冲动,会让某些明星粉丝的产生滴血的阵痛。我知道,我的评论和我的某些功能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缺乏基本教养的人,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软下来。否则,太不男人了。我知道,我的评论会让某些明星粉丝不舒服,只知道不舒服,就要发泄。否则憋死事小,丢人事大。但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渠道。 文章链接:粉丝暴民论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警钟? 专题链接:新浪网专题:《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 【时评】问责中国邮政:万封邮件被卖废品尴尬了谁    目前,赵薇的某些粉丝对陈紫涵进行着暗潮汹涌般地攻击,什么恶心就说什么,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他们制造了大量的网络垃圾,考验着网络编辑的耐性,更考验着被骂者的心理素质。据我所知,更为凶猛的还有李宇春的粉丝团“玉米”等等。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得用恶毒的辱骂来解决问题呢?何况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国家提倡文明上网,明星粉丝们——你们在行动吗?
 
   最后忠告:冲动的年龄干了冲动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因为我已然成熟,所以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因为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所以,我的冲动,会让某些明星粉丝的产生滴血的阵痛。我知道,我的评论和我的某些功能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缺乏基本教养的人,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软下来。否则,太不男人了。我知道,我的评论会让某些明星粉丝不舒服,只知道不舒服,就要发泄。否则憋死事小,丢人事大。但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渠道。

 

文章链接: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粉丝暴民论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警钟?

文鸿水 本来不打算写关于明星粉丝的文章了,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我,和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势力对抗,我始终处于绝对劣势。就像很多人对于李银河博士的恶意攻击一样,很多人恨不得把她送上鲜花广场。但是,4日,N多网友给我留言,告诉我:著名的天涯社区头条有篇文章叫:《“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副题是和我等三人商榷。说是商榷实际上是通篇的批判,通篇在教育我等。作者并不懂得什么叫商榷。我大概看了下,文章很长,像古时老婆婆的裹脚布。特别是文章标题竟然与“和谐社会”挂钩,直接把我等划到“和谐社会”的异类分子范畴,这个帽子高,实在是高,很容易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关于“粉丝暴民论”,我不是在非理智的状态下提出来的。其实,从庄羽被郭敬明的粉丝围攻到“韩白之争”时韩寒粉丝的作为,一直到张含韵粉丝、谢霆锋粉丝频频对我的恶意围攻、恐吓等等,这中间经历了很长时间。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对于明星粉丝的看法,并呼吁明星粉丝理智对待不同的声音。而且,我的文章曾人民网的记者引用,并在人民网大篇幅刊出。但我为什么拿羽毛开炮?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攻击很下作,具体如何下作,我曾经举过例子。我不想我的亲人再被侮辱,我就不提了。对于马天宇我是本着批评加指正的态度走的,我不是仅仅批评马天宇的才艺问题,而且还指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希望以后他能够更加进步。我学的是音乐专业,在娱乐圈趟了好几年的浑水,我只是说了我的一切真实看法。我说过,我并不讨厌马天宇,对于马天宇的评论,我没有主观恶意存在。然而,某些羽毛们只是却把我对马天宇的批评肆意放大,继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只对我的文章观点提出质疑与辩驳,我非常乐意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之所以竭力提倡把这个事情扩大化,是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年轻人,至少比我年轻的人,以在网上用低级的污言秽语肆意骂人为乐,对于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和他们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意在网络留言辱骂我的父母、祖宗,难道在生活他们对别人对他们的父母也会如此吗?!我的评论不是对他们的报复,而且期望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认识到问题的症结。 我相信,看过新浪网专题“当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的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炮轰的是全部明星粉丝和全部羽毛(马天宇的粉丝)。只不过, 文鸿水 本来不打算写关于明星粉丝的文章了,因为作为一个个体的我,和人民群众中的一部分势力对抗,我始终处于绝对劣势。就像很多人对于李银河博士的恶意攻击一样,很多人恨不得把她送上鲜花广场。但是,4日,N多网友给我留言,告诉我:著名的天涯社区头条有篇文章叫:《“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副题是和我等三人商榷。说是商榷实际上是通篇的批判,通篇在教育我等。作者并不懂得什么叫商榷。我大概看了下,文章很长,像古时老婆婆的裹脚布。特别是文章标题竟然与“和谐社会”挂钩,直接把我等划到“和谐社会”的异类分子范畴,这个帽子高,实在是高,很容易让我想起“文化大革命时代”的“红卫兵”。 关于“粉丝暴民论”,我不是在非理智的状态下提出来的。其实,从庄羽被郭敬明的粉丝围攻到“韩白之争”时韩寒粉丝的作为,一直到张含韵粉丝、谢霆锋粉丝频频对我的恶意围攻、恐吓等等,这中间经历了很长时间。我曾经在我的文章中多次提到对于明星粉丝的看法,并呼吁明星粉丝理智对待不同的声音。而且,我的文章曾人民网的记者引用,并在人民网大篇幅刊出。但我为什么拿羽毛开炮?是因为他们的言论攻击很下作,具体如何下作,我曾经举过例子。我不想我的亲人再被侮辱,我就不提了。对于马天宇我是本着批评加指正的态度走的,我不是仅仅批评马天宇的才艺问题,而且还指出来他的问题所在,希望以后他能够更加进步。我学的是音乐专业,在娱乐圈趟了好几年的浑水,我只是说了我的一切真实看法。我说过,我并不讨厌马天宇,对于马天宇的评论,我没有主观恶意存在。然而,某些羽毛们只是却把我对马天宇的批评肆意放大,继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如果他们只对我的文章观点提出质疑与辩驳,我非常乐意接受。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忍无可忍。我之所以竭力提倡把这个事情扩大化,是因为,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太多的年轻人,至少比我年轻的人,以在网上用低级的污言秽语肆意骂人为乐,对于这样的人,应该有一个正确的引导。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无论是网上还是网下,我和他们的人格尊严是平等的。他们可以肆意在网络留言辱骂我的父母、祖宗,难道在生活他们对别人对他们的父母也会如此吗?!我的评论不是对他们的报复,而且期望通过这种形式,让他们认识到问题的症结。 我相信,看过新浪网专题“当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的人,不会天真地认为我炮轰的是全部明星粉丝和全部羽毛(马天宇的粉丝)。只不过,专题当时羽毛对我进行了极度恶劣的辱骂,所以,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羽毛。如果说我的言论有些冲动的地方,请问:当你被毫无任何道理的恶言攻击、恐吓、威胁的时候,难道你会像弥勒佛一样,始终保持着顾客是上帝的微笑,迎接粉丝们的挑衅、辱骂与诽谤吗? 很遗憾,很多人依然抓住我特指全部明星粉丝这一论点,大放厥词。天涯的这位网友就是如此。更可笑的是,他把我引用郭敬明为他的粉丝支付的1万元精神赔偿费看作是我对明星粉丝的恐吓与威胁。说我不懂法律,您这叫懂法律吗?何况您还口口声声说您懂法律?令人汗颜。 《“粉丝暴民论”是和谐社会最不和谐的声音》一文中,作者说我缺乏基本法制观念。很可笑,如果我真的缺少法制观念,我的文章完全可以充斥污言秽语,即便是某些粉丝辱骂我的父母、祖辈甚至祖宗十八辈,很多辱骂让我不耻再复述一遍,我还一句了吗?侮辱、诽谤他人是犯法的,谁追究了那些明星粉丝的责任呢?作者还说我删除了对我不利的留言。一看此人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无论再恶心的留言,我从来都没有删除过,我的所有文章都是允许留言的。但是,新浪的编辑不可能让这样的污言秽语充斥其间,他们无时无刻不在辛苦地删除着大量垃圾信息。如果连新浪的编辑都不管理这些垃圾留言,那么,这个交流的空间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作者还说我缺少公正和宽容。并用一个并不懂得娱乐的人写的文章驳斥我。其实,这位作者犯了一个低级错误。所谓隔行如隔山。娱乐评论似乎谁都能写,认为与乐而已,但许多不懂娱乐的人写娱乐评论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懂娱乐规则,不知道娱乐现象背后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缺乏基本的娱乐常识,甚至有些话说出来都是可笑的,就这两把“刷子”就想开涮娱乐,真是可笑得很。他们的热情参与最多看热闹,而不是门道。这些人,其实是应该闭门思过的。披在这些人身上的皮是应该被扯下来的。我做娱乐报道、娱乐评论6年多,专访的名人明星不下百人,我不是睁眼瞎,对于基本的娱乐现象我还是能看透的,而我的评论也不是在无理取闹。我深深地热爱这个行业,所以,我对娱乐圈的假恶丑进行着坚决的批判。 我仍然坚持着我的观点:某些明星粉丝就像一股网络恶势力,是彻头彻尾的网络暴民,他们团结在以某位明星为中心的周围,彻头彻尾地执行对于明星的忠诚,哪怕违法犯罪也在所不惜。他们可以在网络上肆意骂人,用很恶毒的言论攻击文章作者,而不必为此付出代价,这样一群人,他们没有最基接:新浪网专题:《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

【时评】问责中国邮政:万封邮件被卖废品尴尬了谁

本的是非判断,他们往往用极端的、幼稚的言论声援偶像,而事实上,他们的言行更加暴露了他们的卑劣与无知。对于这样一群人,他们应该被清除掉。 目前,赵薇的某些粉丝对陈紫涵进行着暗潮汹涌般地攻击,什么恶心就说什么,什么难听就骂什么。他们制造了大量的网络垃圾,考验着网络编辑的耐性,更考验着被骂者的心理素质。据我所知,更为凶猛的还有李宇春的粉丝团“玉米”等等。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得用恶毒的辱骂来解决问题呢?何况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现在国家提倡文明上网,明星粉丝们——你们在行动吗? 最后忠告:冲动的年龄干了冲动的事情,是无法挽回的。因为我已然成熟,所以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因为我的某些功能很强硬,所以,我的冲动,会让某些明星粉丝的产生滴血的阵痛。我知道,我的评论和我的某些功能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对于缺乏基本教养的人,我没有必要让自己软下来。否则,太不男人了。我知道,我的评论会让某些明星粉丝不舒服,只知道不舒服,就要发泄。否则憋死事小,丢人事大。但需要一个合理合法的渠道。 文章链接:粉丝暴民论是不和谐的声音,还是警钟? 专题链接:新浪网专题:《明星粉丝蜕变为网络暴民》 【时评】问责中国邮政:万封邮件被卖废品尴尬了谁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