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河南濮阳“腐败楼”续:对渎职的惩治来得再猛烈些  

2007-05-23 09:22:00|  分类: 杂谈:鸿观世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员杨志福向温总理转述的一则来自民间的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人民群众是高度相信中央的,但有时候中央的政令却出不了中南海,常常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也是问题的一大症结,是严重的渎职犯罪。 昨天的北京下起了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电视上说这场雨价值数亿元,特别是对于农民来说,来得太及时了。但愿法制建设的及时雨来得更多,更猛烈些。
                                       文/鸿水 
 
     2月27号,新华网对河南濮阳“腐败楼”问题进行了报道,28日,我撰写了《时评:河南濮阳:“腐败楼”还能挺多久?》。
 
    在文章的最后,我写道:河南濮阳的“腐败楼”还能挺多久?有关地方政府的领导将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我们拭目以待!如果仅仅对某些主要领导进行党内警告,或者异地调任,是无法杀一儆百,无法起到威慑作用的。
 
文鸿水 2月27号,新华网对河南濮阳“腐败楼”问题进行了报道,28日,我撰写了《时评:河南濮阳:“腐败楼”还能挺多久?》。 在文章的最后,我写道:河南濮阳的“腐败楼”还能挺多久?有关地方政府的领导将受到什么样的处罚,我们拭目以待!如果仅仅对某些主要领导进行党内警告,或者异地调任,是无法杀一儆百,无法起到威慑作用的。 今天买了份《京华时报》,恰好看到了针对河南濮阳“腐败楼”的最新报道《河南濮阳违规建设办公楼续:18名责任人受处分》。报道中称:经河南省纪委常委会和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濮阳县原县委书记、现濮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广博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给予濮阳县县委书记张建国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濮阳县县长董跃进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濮阳县原纪委书记、现濮阳市科技局党组书记、局
      今天买了份《京华时报》,恰好看到了针对河南濮阳“腐败楼”的最新报道《河南濮阳违规建设办公楼续:18名责任人受处分》。报道中称:经河南省纪委常委会和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濮阳县原县委书记、现濮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何广博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给予濮阳县县委书记张建国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濮阳县县长董跃进行政记大过处分;给予濮阳县原纪委书记、现濮阳市科技局党组书记、局长李趁英撤销党内职务、行政降级处分。原副县长王志让、孙士杰等14人也分别受到撤销党内外职务、行政记过、开除党籍等党纪政纪处分。同时,责成濮阳市委市政府、濮阳县委县政府向河南省委、省政府写出书面检查,个别领导干部严重违规建设的住宅楼和办公楼依法予以没收,向社会公开拍卖。
员杨志福向温总理转述的一则来自民间的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人民群众是高度相信中央的,但有时候中央的政令却出不了中南海,常常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也是问题的一大症结,是严重的渎职犯罪。 昨天的北京下起了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电视上说这场雨价值数亿元,特别是对于农民来说,来得太及时了。但愿法制建设的及时雨来得更多,更猛烈些。
 
   毋庸置疑,以上的处分对于咱老百姓来说是一种交待,但我认为还可以再狠一点。毕竟,河南濮阳30万人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全县各政府机关却大搞“腐败楼”,而且还相安无事好几年。这可都是花的咱老百姓的钱。当官的丢乌纱帽事小,政府的形象、公信力受损事大。
 
   另外,《京华时报》A02要闻版头条报道的大标题是:渎职犯罪免缓刑达95.6%,副标题是:最高检称相当多渎职侵权犯罪被忽视、被容忍、被“谅解”。
 
    两者之间,大有异曲同工之妙。突然想起政协委员杨志福向温总理转述的一则来自民间的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人民群众是高度相信中央的,但有时候中央的政令却出不了中南海,常常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也是问题的一大症结,是严重的渎职犯罪。
长李趁英撤销党内职务、行政降级处分。原副县长王志让、孙士杰等14人也分别受到撤销党内外职务、行政记过、开除党籍等党纪政纪处分。同时,责成濮阳市委市政府、濮阳县委县政府向河南省委、省政府写出书面检查,个别领导干部严重违规建设的住宅楼和办公楼依法予以没收,向社会公开拍卖。 毋庸置疑,以上的处分对于咱老百姓来说是一种交待,但我认为还可以再狠一点。毕竟,河南濮阳30万人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全县各政府机关却大搞“腐败楼”,而且还相安无事好几年。这可都是花的咱老百姓的钱。当官的丢乌纱帽事小,政府的形象、公信力受损事大。 另外,《京华时报》A02要闻版头条报道的大标题是:渎职犯罪免缓刑达95.6%,副标题是:最高检称相当多渎职侵权犯罪被忽视、被容忍、被“谅解”。 两者之间,大有异曲同工之妙。突然想起政协委
 
    昨天的北京下起了入夏以来的第一场雨,电视上说这场雨价值数亿元,特别是对于农民来说,来得太及时了。但愿法制建设的及时雨来得更多,更猛烈些。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