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鸿水:过度炒作旭日阳刚  

2011-01-31 13: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苦难,哪怕是身体,赢得的同情和关注也是大打折扣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幸与不幸。当所有人的目光,或者说一台造价不菲晚会将焦点聚集于过度炒作起来的所谓的“草根”群体上时,注定走了一步险棋,也加快了其谢幕进程。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委员、代表说一些挺雷的语录,也有委员对西单女孩等人能够上春晚表示反对,说对辛辛苦苦在艺校锤炼数年而不得志的学子不公平。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一半错一半。有人通过捷径占了春晚的指标和名额有人就会辛苦恣睢上不得,这是对的,错就错在文化艺术的大环境浮躁至极,你不浮躁你就没有机会!残酷得令人不寒而栗。

 

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另一个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让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

 

作者:鸿水

苦难,哪怕是身体,赢得的同情和关注也是大打折扣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幸与不幸。当所有人的目光,或者说一台造价不菲晚会将焦点聚集于过度炒作起来的所谓的“草根”群体上时,注定走了一步险棋,也加快了其谢幕进程。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委员、代表说一些挺雷的语录,也有委员对西单女孩等人能够上春晚表示反对,说对辛辛苦苦在艺校锤炼数年而不得志的学子不公平。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一半错一半。有人通过捷径占了春晚的指标和名额有人就会辛苦恣睢上不得,这是对的,错就错在文化艺术的大环境浮躁至极,你不浮躁你就没有机会!残酷得令人不寒而栗。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另一个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让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另一个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让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

 

另一个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 作者:鸿水 因为喜欢唱歌两个农民工兄弟唱了一曲汪峰的《春天里》,于是火了。很多人或许还不知道《春天里》是汪峰的代表曲目,却俨然成了旭日阳刚的专属作品。因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他们歌唱新生活,自娱自乐都没有问题,在全国人民的关怀下,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都被要求上央视春晚了。从默默无闻到有人喜欢总是值得庆幸的事儿,再到直接被推举上央视春晚的舞台,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幸运的人终究是少数派,这似乎是民意的胜利,也符合央视开门办春晚的指导思想。但是,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对于央视春晚来讲并非什么好事。如此一来,一方面证明了春晚自我拯救的无力,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春晚靠过犹不及地贩卖苦难来博得同情。 无论是旭日阳刚在《星光大道》还是《我要上春晚》上的表现都很难让人满意,几乎每次演出,旭日阳刚的演唱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唱歌破音的现象。若是自娱自乐,你怎么唱都没有问题,但当你以歌手、组合、演员的身份站到一公共平台上时,观众看的是表演,是你的所呈现出现的艺术的东西,而不是你的苦难。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来博得同情、关注,并不真正值得同情。一个人的坚强和难得在于他们没有宣扬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另一个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让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苦难,哪怕是身体,赢得的同情和关注也是大打折扣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幸与不幸。当所有人的目光,或者说一台造价不菲晚会将焦点聚集于过度炒作起来的所谓的“草根”群体上时,注定走了一步险棋,也加快了其谢幕进程。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委员、代表说一些挺雷的语录,也有委员对西单女孩等人能够上春晚表示反对,说对辛辛苦苦在艺校锤炼数年而不得志的学子不公平。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一半错一半。有人通过捷径占了春晚的指标和名额有人就会辛苦恣睢上不得,这是对的,错就错在文化艺术的大环境浮躁至极,你不浮躁你就没有机会!残酷得令人不寒而栗。

 

 

苦难,哪怕是身体,赢得的同情和关注也是大打折扣的。我不知道这是谁的幸与不幸。当所有人的目光,或者说一台造价不菲晚会将焦点聚集于过度炒作起来的所谓的“草根”群体上时,注定走了一步险棋,也加快了其谢幕进程。 我们经常听到一些委员、代表说一些挺雷的语录,也有委员对西单女孩等人能够上春晚表示反对,说对辛辛苦苦在艺校锤炼数年而不得志的学子不公平。我认为这个观点对一半错一半。有人通过捷径占了春晚的指标和名额有人就会辛苦恣睢上不得,这是对的,错就错在文化艺术的大环境浮躁至极,你不浮躁你就没有机会!残酷得令人不寒而栗。

 

自己的苦难,但却活出了一番精彩。这样的精彩没有任何包装色彩,没有任何功利色彩,而只是因为梦想因为努力,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其实更值得尊重,且更有价值。 另一个西单女孩的歌唱水平和吉他演奏水平都很一般,并不出众,只是因为生活的窘迫让她去了地铁卖唱,有了被关怀的机会。央视春晚经过那么多场次的选拔,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早有预谋的选项,且为了这个选项故作深沉、貌似民意地绕了一大圈,多少有点黔驴技穷。对于每一个即将脱离苦难的生存在社会底层的群体成员来说,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就是他们的偶像,是他们的榜样,当他们想及却不能及的时候,他们就成了他们的化身。我尊重他们自强不息,尊重他们为了梦想所做出的努力,但反对借此过度炒作旭日阳刚和西单女孩。我一直坚定地认为:没有苦难的人生是可怜的,仅仅抱守苦难的人生是可悲的。而贩卖苦难则是可耻的。而以草根名义对其进行贩卖的春晚是最无力的。无论是旭日阳刚还是西单女孩,无论炒作多么过度,都无法拯救主题先行的春晚。 生活告诉我这样一个常识:只要你长得好看点,通过贩卖自己的苦难,甚至是身体是很容易赢得无数人同情和关注的。如果你长得影响市容市貌,即便是贩卖自己的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