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鸿水: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2011-12-16 12:36:00|  分类: 专栏:报纸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份”的判定是准确的。 现实中的郭敬明商业头脑发达,为人处世都比较精明、睿智,对自己的形象也比较自恋;韩寒则属于那种腼腆型,在聚会或者私人活动当中可能是那个最沉默的人,甚至是永远躲在角落里聊以自慰的沉默者,而他在博客在其他公开平台上的不沉默则是之于现实社会的不满情绪的宣泄与控诉。人们需要郭敬明带给他们“幻城”一样的精神虚无,也需要韩寒为他们代言、发声,从而达到自我情绪的宣泄。郭敬明和韩寒说白了就是硬币的两面,他们相互牵制、相互温暖,尽管方向相左,而无论各自理想的方向狂奔,却始终不离不弃。这就是两个人的道不同也相为谋的根基之所在。 无论外界对二人如何评价和界定,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二人都能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显然他们二人的定位都很清晰。郭敬明靠小说也能拿个几千万的版税,这在当今 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只要一说郭敬明,就不得不提韩寒,这对欢喜冤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捆绑型话题的好榜样。前几天郭敬明出书搞发布会时就谈到了韩寒。郭敬明说 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只要一说郭敬明,就不得不提韩寒,这对欢喜冤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捆绑型话题的好榜样。前几天郭敬明出书搞发布会时就谈到了韩寒。郭敬明说“韩寒笔下没有可以让人记得住名字的人物”,“作为作家,他是有局限的”。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营养的话题”,和韩寒之于郭敬明的揶揄明显不同。从这个角度出发,原来郭敬明是懂韩寒的。反过来说,韩寒其实也是懂郭敬明的,只是韩寒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把郭敬明当娱乐谈资罢了。 坦率地讲,每个作家都是有局限性的,谁都躲它不过。概括而言,郭敬明属于纯商业写作,赚钱效应和迎合大众是其主要法宝;而韩寒则是杂家,写作只是他的一个方面,他还是著名赛车手,这更应该是他的职业,他属于“公知”、“公众人物”,兼具了更多的社会性。郭敬明对于韩寒“符号、形象都优先于作家的身韩寒笔下没有可以让人记得住名字的人物,作为作家 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只要一说郭敬明,就不得不提韩寒,这对欢喜冤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捆绑型话题的好榜样。前几天郭敬明出书搞发布会时就谈到了韩寒。郭敬明说“韩寒笔下没有可以让人记得住名字的人物”,“作为作家,他是有局限的”。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营养的话题”,和韩寒之于郭敬明的揶揄明显不同。从这个角度出发,原来郭敬明是懂韩寒的。反过来说,韩寒其实也是懂郭敬明的,只是韩寒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把郭敬明当娱乐谈资罢了。 坦率地讲,每个作家都是有局限性的,谁都躲它不过。概括而言,郭敬明属于纯商业写作,赚钱效应和迎合大众是其主要法宝;而韩寒则是杂家,写作只是他的一个方面,他还是著名赛车手,这更应该是他的职业,他属于“公知”、“公众人物”,兼具了更多的社会性。郭敬明对于韩寒“符号、形象都优先于作家的身他是有局限的作家当中并不多见;而韩寒也有自己的代言等收入。郭敬明对外说韩寒新书首印30万册,他的书首印160万册,说二人竞争不到哪里去。显然有些矫情和暗讽。作为80后当中两个旗帜鲜明的代表人物,二人实在没有必要靠这个过活。外边这么乱,“彷徨”的人们需要听到韩寒的“呐喊”,给人以生活的勇气,同时也需要靠郭敬明的小说找些精神慰藉——原来生活如此美好。 (文见12月16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营养的话题”,和韩寒之于郭敬明的揶揄明显不同。从这个角度出发,原来郭敬明是懂韩寒的。反过来说,韩寒其实也是懂郭敬明的,只是韩寒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把郭敬明当娱乐谈资罢了。

 

 

坦率地讲,每个作家都是有局限性的,谁都躲它不过。概括而言,郭敬明属于纯商业写作,赚钱效应和迎合大众是其主要法宝;而韩寒则是杂家,写作只是他的一个方面,他还是著名赛车手,这更应该是他的职业,他属于“公知”、“公众人物”,兼具了更多的社会性。郭敬明对于韩寒“符号、形象都优先于作家的身份”的判定是准确的。

 

份”的判定是准确的。 现实中的郭敬明商业头脑发达,为人处世都比较精明、睿智,对自己的形象也比较自恋;韩寒则属于那种腼腆型,在聚会或者私人活动当中可能是那个最沉默的人,甚至是永远躲在角落里聊以自慰的沉默者,而他在博客在其他公开平台上的不沉默则是之于现实社会的不满情绪的宣泄与控诉。人们需要郭敬明带给他们“幻城”一样的精神虚无,也需要韩寒为他们代言、发声,从而达到自我情绪的宣泄。郭敬明和韩寒说白了就是硬币的两面,他们相互牵制、相互温暖,尽管方向相左,而无论各自理想的方向狂奔,却始终不离不弃。这就是两个人的道不同也相为谋的根基之所在。 无论外界对二人如何评价和界定,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二人都能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显然他们二人的定位都很清晰。郭敬明靠小说也能拿个几千万的版税,这在当今

 

现实中的郭敬明商业头脑发达,为人处世都比较精明、睿智,对自己的形象也比较自恋;韩寒则属于那种腼腆型,在聚会或者私人活动当中可能是那个最沉默的人,甚至是永远躲在角落里聊以自慰的沉默者,而他在博客在其他公开平台上的不沉默则是之于现实社会的不满情绪的宣泄与控诉。人们需要郭敬明带给他们“幻城”一样的精神虚无,也需要韩寒为他们代言、发声,从而达到自我情绪的宣泄。郭敬明和韩寒说白了就是硬币的两面,他们相互牵制、相互温暖,尽管方向相左,而无论各自理想的方向狂奔,却始终不离不弃。这就是两个人的道不同也相为谋的根基之所在。

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只要一说郭敬明,就不得不提韩寒,这对欢喜冤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捆绑型话题的好榜样。前几天郭敬明出书搞发布会时就谈到了韩寒。郭敬明说“韩寒笔下没有可以让人记得住名字的人物”,“作为作家,他是有局限的”。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营养的话题”,和韩寒之于郭敬明的揶揄明显不同。从这个角度出发,原来郭敬明是懂韩寒的。反过来说,韩寒其实也是懂郭敬明的,只是韩寒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把郭敬明当娱乐谈资罢了。 坦率地讲,每个作家都是有局限性的,谁都躲它不过。概括而言,郭敬明属于纯商业写作,赚钱效应和迎合大众是其主要法宝;而韩寒则是杂家,写作只是他的一个方面,他还是著名赛车手,这更应该是他的职业,他属于“公知”、“公众人物”,兼具了更多的社会性。郭敬明对于韩寒“符号、形象都优先于作家的身

 

 

郭敬明的商业性与韩寒的社会性 只要一说郭敬明,就不得不提韩寒,这对欢喜冤家,自诞生之日起就是捆绑型话题的好榜样。前几天郭敬明出书搞发布会时就谈到了韩寒。郭敬明说“韩寒笔下没有可以让人记得住名字的人物”,“作为作家,他是有局限的”。这貌似是一个“很有营养的话题”,和韩寒之于郭敬明的揶揄明显不同。从这个角度出发,原来郭敬明是懂韩寒的。反过来说,韩寒其实也是懂郭敬明的,只是韩寒善于以自己的方式来把郭敬明当娱乐谈资罢了。 坦率地讲,每个作家都是有局限性的,谁都躲它不过。概括而言,郭敬明属于纯商业写作,赚钱效应和迎合大众是其主要法宝;而韩寒则是杂家,写作只是他的一个方面,他还是著名赛车手,这更应该是他的职业,他属于“公知”、“公众人物”,兼具了更多的社会性。郭敬明对于韩寒“符号、形象都优先于作家的身无论外界对二人如何评价和界定,我觉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二人都能在这个复杂的社会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显然他们二人的定位都很清晰。郭敬明靠小说也能拿个几千万的版税,这在当今作家当中并不多见;而韩寒也有自己的代言等收入。郭敬明对外说韩寒新书首印30万册,他的书首印160万册,说二人竞争不到哪里去。显然有些矫情和暗讽。作为80后当中两个旗帜鲜明的代表人物,二人实在没有必要靠这个过活。外边这么乱,“彷徨”的人们需要听到韩寒的“呐喊”,给人以生活的勇气,同时也需要靠郭敬明的小说找些精神慰藉——原来生活如此美好。

 

作家当中并不多见;而韩寒也有自己的代言等收入。郭敬明对外说韩寒新书首印30万册,他的书首印160万册,说二人竞争不到哪里去。显然有些矫情和暗讽。作为80后当中两个旗帜鲜明的代表人物,二人实在没有必要靠这个过活。外边这么乱,“彷徨”的人们需要听到韩寒的“呐喊”,给人以生活的勇气,同时也需要靠郭敬明的小说找些精神慰藉——原来生活如此美好。 (文见12月16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文见12月16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