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影视文化评论人:鸿水

服务媒体十余年,干过记者、编辑、主任、主编等;担任影视、情感、访谈等电视节目嘉宾

 
 
 

日志

 
 
关于我

鸿水:历任娱乐报纸与人物杂志主编,独立影评人,文化及时事专栏作家,影视策划人、推广人。坚持文娱批判、时事批评,被誉为“博客杀手”、“第一偶像批评家”。诸电视节目嘉宾、影视和选秀活动评委。2009年度“全国十佳博客奖”。

网易考拉推荐

鸿水: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2012-02-10 11:20:00|  分类: 专栏:报纸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电影节是王全安的福地,他曾经分别凭借《图雅的婚事》、《团圆》摘得了一金一银“两只小熊”。这回也是王全安第三次进入主竞赛单元,目标直指“金熊奖”。 想当年,王全安带着《月蚀》进入第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国际青年论坛参展的时候,张艺谋就凭借《我的父亲母亲》获得了该届电影节评委会大奖“银熊奖”,加之早在《红高粱》时已经摘得了“金熊奖”。张艺谋和王全安不谋而合地都有“两只小熊”在手。他们一个是第五代中国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一个是第六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二人差着代,但在电影艺术的传承上并没有断代。 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商业大片来推动电影市场的繁荣,更需要更多不浮躁的导演沉下心来,
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白鹿原》是陈忠实最负盛名的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有厚实的文本基础,广泛的口碑,又是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一经王全安拍摄为电影即引发强烈关注。本来小说就存在争议,片中不可避免地要有许多大尺度的情欲戏,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如何拿捏得好,对于王全安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考验,这也是导致该片审查长达7个月的原因之一,也因此错过了闯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恰恰因为有难度,有力度,才真真值得期待。 《白鹿原》是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等诸多影片则均以展映的形式来“打酱油”。可以讲,柏

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白鹿原》是陈忠实最负盛名的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有厚实的文本基础,广泛的口碑,又是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一经王全安拍摄为电影即引发强烈关注。本来小说就存在争议,片中不可避免地要有许多大尺度的情欲戏,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如何拿捏得好,对于王全安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考验,这也是导致该片审查长达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7个月的原因之一,也因此错过了闯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恰恰因为有难度,有力度,才真真值得期待。

 

 

《白鹿原》是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等诸多影片则均以展映的形式来“打酱油”。可以讲,柏林电影节是王全安的福地,他曾经分别凭借《图雅的婚事》、《团圆》摘得了一金一银“两只小熊”。 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白鹿原》是陈忠实最负盛名的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有厚实的文本基础,广泛的口碑,又是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一经王全安拍摄为电影即引发强烈关注。本来小说就存在争议,片中不可避免地要有许多大尺度的情欲戏,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如何拿捏得好,对于王全安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考验,这也是导致该片审查长达7个月的原因之一,也因此错过了闯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恰恰因为有难度,有力度,才真真值得期待。 《白鹿原》是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等诸多影片则均以展映的形式来“打酱油”。可以讲,柏这回也是王全安第三次进入主竞赛单元,目标直指“金熊奖”林电影节是王全安的福地,他曾经分别凭借《图雅的婚事》、《团圆》摘得了一金一银“两只小熊”。这回也是王全安第三次进入主竞赛单元,目标直指“金熊奖”。 想当年,王全安带着《月蚀》进入第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国际青年论坛参展的时候,张艺谋就凭借《我的父亲母亲》获得了该届电影节评委会大奖“银熊奖”,加之早在《红高粱》时已经摘得了“金熊奖”。张艺谋和王全安不谋而合地都有“两只小熊”在手。他们一个是第五代中国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一个是第六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二人差着代,但在电影艺术的传承上并没有断代。 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商业大片来推动电影市场的繁荣,更需要更多不浮躁的导演沉下心来,

 

 

想当年,王全安带着《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月蚀》进入第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国际青年论坛参展的时候,张艺谋就凭借《我的父亲母亲》获得了该届电影节评委会大奖 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白鹿原》是陈忠实最负盛名的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有厚实的文本基础,广泛的口碑,又是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一经王全安拍摄为电影即引发强烈关注。本来小说就存在争议,片中不可避免地要有许多大尺度的情欲戏,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如何拿捏得好,对于王全安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考验,这也是导致该片审查长达7个月的原因之一,也因此错过了闯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恰恰因为有难度,有力度,才真真值得期待。 《白鹿原》是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等诸多影片则均以展映的形式来“打酱油”。可以讲,柏银熊奖,加之林电影节是王全安的福地,他曾经分别凭借《图雅的婚事》、《团圆》摘得了一金一银“两只小熊”。这回也是王全安第三次进入主竞赛单元,目标直指“金熊奖”。 想当年,王全安带着《月蚀》进入第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国际青年论坛参展的时候,张艺谋就凭借《我的父亲母亲》获得了该届电影节评委会大奖“银熊奖”,加之早在《红高粱》时已经摘得了“金熊奖”。张艺谋和王全安不谋而合地都有“两只小熊”在手。他们一个是第五代中国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一个是第六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二人差着代,但在电影艺术的传承上并没有断代。 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商业大片来推动电影市场的繁荣,更需要更多不浮躁的导演沉下心来,早在《红高粱》时已经摘得“金熊奖”。林电影节是王全安的福地,他曾经分别凭借《图雅的婚事》、《团圆》摘得了一金一银“两只小熊”。这回也是王全安第三次进入主竞赛单元,目标直指“金熊奖”。 想当年,王全安带着《月蚀》进入第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国际青年论坛参展的时候,张艺谋就凭借《我的父亲母亲》获得了该届电影节评委会大奖“银熊奖”,加之早在《红高粱》时已经摘得了“金熊奖”。张艺谋和王全安不谋而合地都有“两只小熊”在手。他们一个是第五代中国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一个是第六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二人差着代,但在电影艺术的传承上并没有断代。 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商业大片来推动电影市场的繁荣,更需要更多不浮躁的导演沉下心来,张艺谋和王全安不谋而合地都有“两只小熊”在手。他们一个是第五代中国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一个是第六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二人差着代,但在电影艺术的传承上并没有断代。

 

 

中国电影的发展需要商业大片来推动电影市场的繁荣,更需要更多不浮躁的导演沉下心来,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打造属于中国的原创性的精品电影佳作。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但需要呼吁的是,文化产业的大发展一定是开放性的,一定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结果,在立法严重滞后的大环境中,审查者应善待每一部优秀的电影作品,手下留情,放宽审查尺度,给予中国电影人一个宽松的创作环境,只有这样,中国电影的繁荣昌盛才会真正到来。

 

 

王全安和张艺谋都有“两只小熊” 《白鹿原》是陈忠实最负盛名的一部长篇小说,因为有厚实的文本基础,广泛的口碑,又是第四届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一经王全安拍摄为电影即引发强烈关注。本来小说就存在争议,片中不可避免地要有许多大尺度的情欲戏,但在目前的制度下,如何拿捏得好,对于王全安来说着实是个不小的考验,这也是导致该片审查长达7个月的原因之一,也因此错过了闯关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机会。恰恰因为有难度,有力度,才真真值得期待。 《白鹿原》是第62届柏林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影片,而《金陵十三钗》、《龙门飞甲》等诸多影片则均以展映的形式来“打酱油”。可以讲,柏

(文见2月10日《辽沈晚报》鸿水专栏“鸿观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